校友卉谈 – 访谈关宁 (下)


廖卉 博士

马里兰大学史密斯商学院

领导力与管理之院长席教授

时间:2015年2月16日  发布:中国人民大学北美校友会

【访谈简介】

 

关宁女士是北美量化资产管理行业的成功创业者。访谈中她就自己成长路上的独特感悟娓娓道来,多维度地分析了从职场到创业破茧成蝶所需要的技能和个人特质。关宁女士也重点分析了女性在金融业中面临的挑战与机遇,并对年轻校友提出了宝贵的职业发展建议。在最近的金融危机中,关宁女士和她创建的资产管理事业经受住了考验并在激烈的竞争中蓬勃发展,这既得益于她跨计算机与金融领域的专业技术、精益求精的职业修养、对市场和客户需求的敏锐观察,更得益于她耐得住寂寞、自律、勇于反省的性格特质,以及坚持尽力、诚信、独立的人生观。

廖卉:你觉得从事资产管理行业,什么样的性格比较合适?比如有些人认为投资需要敢于冒险的人。您觉得做资产管理人有什么特别的性格和素质要求吗

 

关宁:有。从我自己的体会来讲,我觉得有几点比较重要。

 

第一是要耐得住寂寞。因为很多时候你自己需要花时间去沉淀,像我们花一年的时间做模型,写软件。这一定要耐得住寂寞,因为外面的诱惑总是很大的。我们那一年写软件的时候,有的朋友本来离开投资银行,又回去做了。我们原来在投资银行的同事,有的晋升了,有的开公司了。那个时候如果要是经不住那种诱惑的话,你的心就飞了,你就跟着不知道去做什么了。耐得住寂寞是一个很重要的特质。

 

第二就是要自律。耐得住寂寞和自律这两个是有关联的。在投资时会出现很多信息,比如说现在市场有很多热点,股票又回到最高点了,阿里巴巴上市了,石油价格下降了。如果这些热点你都去关注的话,你肯定会背离自己原来的投资理念。很多人一谈论投资就会提股神巴菲特,但是我自己的体会是,巴菲特的投资方法不是每个人都能学得到的,也不一定适合每个人。他的投资方法和我是不一样的,而且也不适合我。但是巴菲特有一点让我特别钦佩,就是自律。在2000年的时候,他说高科技的东西他看不懂,他就真的能坚持住不去碰。他不管纳斯达克在1999年的回报是百分之八十或是更高,都不会被诱惑。他能坚持自己的投资理念。这是我们每个投资人都应该学习的。

 

第三,资产管理人员还有一个必修课,就是要学习了解自己。为什么我觉得价值投资不适合我呢,是因为我在学校的时候,不管是本科在人大,还是后来去伦敦商学院,会计我都学的不入门。我很怕看公司财务报表,所有报表都害怕,而且分析不出结果。财务报表看不懂的话,你去看单只股票做价值分析就不可能了。所以我很早就知道,我做不了价值投资,不能买卖单只股票。这是我的弱点。但是我喜欢做宏观经济分析,再加上我们两个人都可以写软件,所以最后决定走以宏观为主的量化投资路径,这是我们的最优化选择。现在不管别人怎么说哪只股票好哪只股票不好,诱惑力再大,我们还是坚持不碰它。我们知道这不是我们的那盘菜。

 

大家都容易忽略的一点就是了解自己。我们会花很多时间了解市场、了解别人,可是有多少人花时间静下心来好好学习了解自己呢?这个做起来不是一个很轻松的事情,毕竟每个人觉得自己有什么好学习的,自己还能不了解自己吗?但是很多时候你并没有真正的明白你自己。比如说,作为投资人你是很能冒险的还是很保守的?你是不是人云亦云,很容易受外界影响的?究竟哪种投资方法是真正适合你的?所以每个人都需要花时间了解自己。

廖卉:在性格方面,您觉得您与在工作和生活上的最主要的合伙人,Tony,有什么互补的地方?还是大部分很相像?

 

关宁:我们俩是非常互补的。相对来讲,在投资方面我是偏好风险的;Tony正相反,他比较厌恶风险。另外,我比较注重宏观,他更擅长关注细节。我们做资产管理,由我来做交易,由他来负责风险管理,而研究我们一起做。资产升值和风险控制是资产管理的两个方面。从长远来讲,资产管理要以增值为目标,但风险控制是时时都要注意的东西。这两者不能注重一个而忽视另一个。我们曾经分析过标普500指数,一般来讲每年有252个交易日,那么标普500指数每年就有251个收益率,把所有的收益率排队,拿掉最坏的10个收益率,根据这个会得出一个总收益率,再把最好的那10天去掉,又会得到一个总收益率。对比这两个收益率,你就会发现,如果最坏的损失能避免掉的话,这个收益率比没有抓住最好机会的收益率要高很多。中心思想就是,避免最糟糕的损失,对长期的资产增值是非常必要的条件;高风险不是高回报的充分条件。不是说承担风险就一定能带来高回报。但是高回报一定隐含高风险。我们的原则是,“Its ok to miss a trade, but its not ok to mis-trade.”很幸运的一点是,因为我们俩是生活中的伴侣,正好认识二十年了,所以他比较了解我,了解我的性格和我做事情的方式;另外他对我们的产品又非常了解。他可以根据我的特点、我们产品的特点,来开发一套非常合适的风控模型。这个也是我们公司的一个优势。因为在其他资产管理公司,很多时候做风控的人和前台做交易的人,不属于同一个部门,而且很难能配合得好。

廖卉:资产管理是个竞争激烈的行业。高净值客户很多是成功的医生、律师、商人等,都是非常精明的。他们在选择资产管理公司的时候非常挑剔。您怎么样跟像高盛、摩根斯坦利等老牌大公司去竞争这些客户,怎么生存下来并且越做越好的?

 

关宁:我刚才提到我们自己是我们公司第一个客户,所以等到去见真正的客户的时候,我们已经有一个实实在在的投资业绩而不只是理论上的回报率,这使得他们信任我们,愿意跟我们坐下来仔细谈,这是第一。第二,我们把我们的故事讲出来以后,他们就知道我们已经有很多经验了。我们经历过大起大落,包括两个很大的熊市,2000-2002年,070809年。经过两个熊市牛市的周期,我们依然能生存下来,这个本身是有说服力的。第三,我们的人生经历使我们能相对容易地了解高净值客户的需要,跟他们产生共鸣。

 

我们跟大公司,比如像高盛、摩根斯坦利相比较有一个很大的区别。他们把客户分成几个级别,对特别富有的客户,他们会让他们最资深、最有经验的人去跟这些客户打交道;然后是比较富有的客户,那将是他们中层的客户经理;对他们来说资产较低的客户,派去服务的人,可能本身就没有太多经验,很多就是MBA刚毕业,或者MBA出来有几年工作经历的。这些人的不足是,第一,他们自己的资产不多,没有管理过自己的资产,也没有经历过大的熊市牛市周期;第二,他们不能真正理解这些客户到底有什么样的需求。而我们会花很多时间跟我们的每一个客户一起分析他的财务状况,这个就有点像你在做的校友卉谈,要做很多次修正。第一次分析客户的大概状况,我们给客户一个初始模型,看是不是符合他的实际情况,然后客户提出需要修改的地方,经常要往返修改很多次才能把他们的财务状况做出来。然后给他们做财务规划,又是很多次往返。再然后,根据他们的财务状况、需求和规划,比如说客户希望未来资产达到何种程度,做一个投资的计划。这个需要花很多时间。我们自己的经验教训告诉我们这个东西是急不得的。你必须得对这些人负责,因为他给你的要么是孩子的教育基金,要么是自己的退休基金,这关系到客户一家人的生活。这决定了我们不可以急于求成,或者敷衍了事,必须得花很多心思。所以我们从一开始就明确,我们不需要在一年之内或者两年之内将公司管理的资产增加到一个预定的规模。我们没有任何这方面的目标。但是根据我们的经验,我们会估计要花多少时间把一个客户的情况搞清,要花多少人力在这个客户的资产管理上。根据公司的大小和各方面的情况,我们每年可以发展多少客户。这个也是一个创业公司的企业家跟我讲的:应该让公司按照适合他的速度发展,不能拔苗助长。我们始终坚持这个原则,这样也容易取得客户的信任,而建立互信是很重要的。做公司有一个取舍的问题,有时大和强不可都得,我们选择舍大取强。不是说这个一定是对的或者是唯一的路径,但这个取舍对于我们来说,是我们想要的,是适合我们自己情况的。

 

我们做模型的出发点有两个:第一个是,尽量全面的去模拟财务状况,如收入支出情况、收入支出情况未来可能出现的变化,投资需求。为什么要作软件?因为用电脑计算可以避免人工出错。数据量太大时,手算可能会出错,用计算机软件不仅可以避免出错,而且容易查错,纠错。另外,计算机可以加入人工智能的因素。人工智能有一个学习的能力,可以做很多的模拟。

 

第二个,也更关键,就是我们所有的资产都在自己的基金里面。客户用什么模型,我们就用什么模型。也就是说,如果我们做的好的话,客户也能获利,如果做的不好的话那我们自己也损失。客户的资产缩水了,我们的也跟着缩水。我觉得这是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有资产管理需求的都应该问咨询师你自己的资产是不是用同样的方式和理念在管理。

廖卉:您怎么快速判断一个产品有没有投资机会?当遇见阿里巴巴火热上市或者油价大幅下跌这样的事件时,公司会调整模型试图从中盈利么?还是维持原有资产配置,不理会热门时事件带来的价格波动?

 

关宁:这个和投资的产品本身有关系。比如像我们公司,我们不投资单只股票,所以某只股票炒得再热闹我们也不会去看它。单只股票,不管是FacebookGoogle,百度,还是现的热点阿里巴巴,和我们的投资产品没什么关系,所以我们不会关注,我们也不会对投资模型做任何调整。但是比如现在欧元、油价、瑞士法郎、黄金,这些宏观变量有大变动,如果我们判断是大的趋势引起的而不是短期的市场波动的话,那我们会关注,有可能对模型做相应的调整。我们认为,不管是大公司还是小公司,一个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不可能把所有行业方方面面都学到并且理解十分深刻;另外每个人投资和交易的风格也不一样。所以一个人不可能在任何区域、任何环境的市场都能做得特别好。这又回到刚才说的知道自己擅长的领域就专注做那些领域。对这个问题的简单回答就是,我不会去尝试所有行业,或把握住所有行业热点和趋势,我只是根据我的模型,我的投资理念,把我需要的东西学好。

廖卉:在职业发展过程中,您有没有经常遇到学习曲线,如何保持自己在专业知识的学习能力和最新动态的分析能力?

 

关宁:我觉得我学习曲线最陡的阶段一个是我们刚开始做自己的财务分析的时候,另一个就是0708金融危机的时候。从我们自己的需要出发开始做模型,发展到将模型写成软件,这个阶段学得很快。之前在国内我都没有资产管理的概念,来到美国留学读计算机硕士,和金融也不太搭边儿,后来去商学院学了,更多的是纯理论知识。到了Morgan Stanley,因为各种原因对自己的工作范畴之外的东西也没学到很多,所以直到我们两个人开始做自己的财务分析的时候,我才搞明白什么是共同基金、行业基金(sector fund),有这么多组合,这么多产品。那个时候的曲线在于学习不同的产品、市场。0708年是因为我们的模型在风险控制环节出了点儿问题。我们之前在做风控的时候也看了很多书,学习什么时候止损、平仓等等,出了危机后发现,不适用。那个时候就拼命在想,我们这种产品、投资风格用什么风险控制模型更合适,用什么样的方法更合适。比如亏损超过5%,还是10%就应该平仓、止损。实际上后来发现,这不是最适合我们的。那段时间真的学了好多东西,包括了解我自己。比如我发现我的对冲基金交易那块儿,损失不是因为我的方向完全错了,而是因为我做的杠杆太大了。但是做对冲基金一定是有杠杆,杠杆倍数太大了,市场没有和我的方向相反太多时我就已经出了很大问题。那个时候就发现,我的问题是有点儿太冒险,那些书本上的风控不太适合我们的产品。那段时间我们也是在不断尝试,为我们的产品找到更适合的方式。当然,以后肯定还会遇到这种情况。这一次可以说是个比较大的教训吧,但是这次教训比较好的两个地方,一个是迫使我们静下心来花时间去了解我们自己;还有一个是,很多时候不是别人的经验就可以照搬到自己这儿,还是要找到适合自己的路径。很多时候可以从错误中学到更多。


廖卉:您是如何平衡工作与生活中的各种角色的?

 

关宁:我觉得平衡有几个方面。从大的方面讲,还是要想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比如我如果现在急于把我的公司做大,那我就需要很多时间做市场,增大管理的资产规模,同时又要保证收益率的话,我就需要很多时间,就没有工作以外的生活。但是现在我不急于把公司做成很大规模,我的首要目标是将收益率保持在合理的水平,就是在做大或者做强中间,我现阶段只专注于做强。如果两个都要,肯定就没有生活了。

 

另外我想讲两方面,一个是专注,上班的时候不要东想西想,公司规定尽量不要给非工作相关人员打电话或者检查私人邮件;另外一个是放松,每天有一段时间是不可以想工作的,一定要让大脑完全休息。我们还规定每季度要有两星期彻底离开市场,吃喝玩乐,根本不去看经济数据,回来以后再补课。这样能帮助提高专注力和效率。


廖卉:您平时喜欢什么休闲或减压方式?

 

关宁:2006年起我开始喜欢上室内攀岩,平时也去健身房。我特别喜欢攀岩,是因为向上攀时绝对不可以分心。另外攀岩对性格有好处,它不仅是体力活,还是脑力活。一堵看似简单的墙壁,你如果轻视它,不专注,就攀不上去,还有可能受伤。我觉得投资操作与这是一样的道理。

廖卉:您对于在北美留学和事业刚起步的人大人,在职业发展方面有什么建议?

 

关宁:从我个人经历来看,我觉得现在还在留学和事业刚起步的年轻校友,第一是不要心急,比如一定要在五年内实现什么样的目标,而是要给自己时间来多尝试。比如我试过软件、金融,发现金融更适合我;我在小公司做过,也在Morgan Stanley这种大公司做过,发现小公司的氛围更适合我。不存在对错,只看是否适合你,这个需要时间去发现。第二,要经常静下心来认识一下自己:我到底喜欢什么,我的长处是什么,弱点是什么,更适合做什么。人生是一场马拉松,不是一个五十米短跑,不要急于求成,定目标也应该是长远目标。第三,也是我自己的一个体会,就是不要怕犯错误,不要怕承认错误。千万不要因为好面子而自己欺骗自己。对自己要诚实,甚至要严格一点儿,时常分析自己哪些地方做的不好,什么地方是可以改进的,从错误中吸取教训,对长远来讲非常有益。

【编者按】 随着中国人民大学北美校友会发起成立,一大批活跃在北美地区的杰出校友纷纷“浮出水面”。他们或在市场上叱咤风云,或在商界里长袖善舞,或在学界中颇有建树。他们每个人的事业成就和人生阅历,无不是后来者们景仰和学习的绝佳教材。若将这些无形的财富挖掘出来, 不啻为校友会全体校友乃至所有读者们奉上的饕餮大餐,必将激励和鼓舞长江后浪奋勇向前!


有鉴于此,经过校友会理事会和秘书处集体讨论决定,并与美国马里兰大学史密斯商学院廖卉教授(中国人民大学1993级国际经济学校友)协商,委托廖卉校友启动“校友卉谈”专访行动。目标是在人大北美千千万万校友中,选择具有代表性的校友进行一对一访 谈,整理成原汁原味的访谈实录,发表于北美校友会旗下平台,以飨读者。并由此形成“人大北美校友名人榜”,彰显人大人在北美的巨大实力。


【声明】

中国人民大学北美校友会旗下平台所刊登的“校友卉谈”系列均为廖卉教授访谈的原创。任何个人、组织和机构,不得将其用于任何商业用途。欢迎转发与引用;任何转发、摘要或引用须注明出处为“中国人民大学北美校友会校友卉谈专栏–廖卉”。本专栏保留对侵权行为采取法律行动的权利。


注:廖卉教授衷心感谢“校友卉谈”团队成员孙艺思、谢璁、冯国亮、费绍臻、宋静怡、唐兆丰、唐俊威等对此次访谈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