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卉谈 – 访谈张磊 (上)


廖卉 博士

马里兰大学史密斯商学院

领导力与管理之院长席教授

时间:2014年12月6日  发布:中国人民大学北美校友会

【访谈简介】

张磊先生通过分享在求学、工作、创业的人生道路经历,多维度地展示了高瓴资本掌门人的生活哲学、投资智慧和领导风格。张磊先生自诩“爱折腾”的性格特点,造就了他从求学到创业的人生转变;融贯中西的哲学思维,既让张磊先生在社会责任方面贡献大放光彩,譬如捐助百年职校、通过高礼研究院培养女性领导力,又让张磊先生在投资与管理方面独具特色,譬如对中国互联网金融的深度理解和冷静决策。作为热爱运动的一员,张磊先生更是在其中体会到工作的智慧和生活的哲学。

【对话二】

廖卉:那您现在管理的基金,资产类别是怎么分布的呢?这样的分布您有什么样的考量?

张磊:160亿美元的基金在几大资产上都有分布。我们有比较大的灵活性,可以比较好的根据市场情况,自下而上地进行投资。

廖卉:未来5年,您看好什么样的行业呢?

张磊:第一我还是看好创新,创新带来的机会还照样很多。第二我看好中产阶级带来的巨大消费机会。第三我看好金融和资产管理行业,这个行业很大,在中国的需求是远远没有被满足的;尤其是资产管理,我觉得会有很多好的商业模式出来。

廖卉:作为高瓴资本集团的创始人、董事长与CEO, 您不但是成功的投资者,也是优秀的领导者。您觉得这两个角色对人的素质有什么不一样的要求?您的领导风格是什么?是什么经历影响了您的领导风格?

张磊:我觉得这两个角色是不一样的,经常有矛盾的。一个好的投资者要有强烈地质疑的能力,一个好的管理者要有更强的亲和力和管理能力,这两个角色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我的领导风格受两个方面的影响:一是中国古代文化,尤其是老庄哲学;二是互联网思维、互联网精神。从中国哲学的角度来讲,比较像是老子的“无为而治”的。而从真正的组织行为学来讲,我相信的是互联网模式带来的一种颠覆,我称之为去中心化的管理模式。像在前线打仗,我觉得像任正非而言,应该是听到炮声的人去做决策,而不是听到炮声的人要打电话给连长、再打给营长、营长再打给团长再做决策。去中心化决策模式能大幅度地提升在前线的班长和战士的作战能力。第二就是大幅度减少公司的层级。我们公司的层级非常少:我是一层,六个合伙人是一层,所有的员工是一层。每个员工和我之间只有合伙人一层。这样的话就大幅度地消减层级。第二个,精挑细选每一个员工。一旦来了新员工,我们就大幅度地对其进行培训,使他作战、全副武装起来。我们主要集中于投资判断方面,这样的话使得我们以很少人就能管理160亿美元规模的基金。我们专注做投资的其实就十几个人,还有十几个人做投后管理和运营,所以说这是一个非常精干的投资团队。这就是我的理念,“去中心化”加“消减层级”,争取让每一个人都能够战斗


廖卉:您在领导高瓴的过程中遇到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张磊:我觉得挑战很多。第一个是有很多诱惑。中国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我们怎么在诱惑中选取适合自己的,“弱水三千,但取一瓢”。第二个挑战是人才的培养 -- 这个过程比我想象的要漫长,但我们现在摸到了好的途径。人要花精力挑选,挑进来之后也要花很多的时间按照高瓴的文化和价值观来雕琢。

:您如何概括高瓴的企业文化?

张磊:可以归纳为三点:好奇(intellectual curiosity),诚实(intellectual honesty),独立(intellectual independence)。

廖卉:您捐建的中国人民大学高礼研究院有一个非常有特色的女性领导力特色培养项目,“SHero -她力量中国汇”,这个名字起得非常好!SHero正在成长为中国最具有代表性和影响力的青年女性领导力培养的顶端平台。这种项目非常前沿,在美国高校里也很少见。能谈谈您对SHero的感想吗?

张磊:我觉得是一个核心的想法是还是回到创办高礼研究院的初衷,就是把liberal arts(通识教育)打宽。因为人大的特点是专业分得很细,其实整个人大就是一个经济学,所以第一步我就是想把通识教育理念引入高礼,强调跨专业。第二强调实践性,把业界的实践经验引进来。她力量是把这两者结合起来。它不是强调某个专业,而是给学生很高很宽的exposure,各种各样的exposure,包括让她们接触很多业界的人。我觉得中国的女性是很伟大的,很难得的既有温柔的美,又有强劲的力量,这是在世界各国都很少见的;你可以说(这是)受共产党的影响,妇女解放做得很彻底。但是,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中国女性虽然就业很充分,但领导力不充分,在领导岗位上很少。我们希望高礼研究院能够打造在女性上有领导力的人。这是我的一个想法。一些人大校友,像88级国金班的单丽红,她结合自己的经验,与大家分享, 并组织了不少她力量的活动。我们欢迎更多校友来分享。
廖卉:美国也存在同样的问题。位居管理中层的女性并不缺少,几乎一半是女性。所以这个pipeline是有的,但是能够上升到高层的女性就不到高层的百分之十几了。而金融行业,女性就更少了。 在美国,传统共同基金里的基金经理中女性只占10%, 对冲基金的基金经理中女性只占3%。咱们人大是以经济、金融为主,所以有很多女校友有志于在金融行业发展。以您的经历、观察,您对她们有什么建议呢?

张磊:我觉得空间非常大。能够保持亲和力、柔美的一面,又在其他方面接受非常严格系统的训练。不要不自信。我对她们最大的建议就是不要往后退,一定要把自己摆在位子上;机会很多都是向他们敞开的,但女孩子太谦和了(就容易后退)。典型的例子就是我的首席运营官 Tracy,她就是从秘书做起,做到了公司的二把手,现在她管理的人比我还多。
廖卉:Tracy是怎么做到的?

张磊:我觉得有几点很重要。第一点,她从来都不觉得这个东西是学不会的。其实很多知识她都没有学过,但她愿意去学习,愿意去尝试。她读了芝加哥的EMBA,也读了中欧的EMBA,然后在实践中不断学习,给自己更多的exposure;她不是说做得差不多就好了。第二点,她非常会做管理,有各种各样的方法调动大家的主观能动性,只要是她管理的团队,种子都种得特别好,每个人都能感到像是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这就是女性的亲和力。不像男性粗枝大叶。

廖卉:我听说您公司体检曾经做过一次压力测试,结果显示压力最小的是您。您处在CEO的职位,要做很多高风险的投资决策,您是怎么减压的?

张磊:就是两点,一点是有活在当下的哲学观。虽然你有很大的目标,非常有野心,但还是要活在当下,享受当下。第二点就是运动。
  廖卉:您喜欢什么样的运动呢?

  张磊:我比较喜欢的运动,像冲浪、单板滑雪,都是比较能够充分张扬个性,并且要求在   运动中全神贯注。就像你在雪山上,能想什么别的?我夏天经常去冲浪,一周三四次,八   点钟出去、九点钟回来洗个澡、九点半去上班,夏天很容易。冬天就去滑雪。我其实是跟   着儿子学会的滑雪。我觉得有小孩会让人更年轻;我本来滑雪的水平很一般,为了培养跟   儿子的共同语言,强迫自己学单板滑雪,学完之后发现有很多好玩的东西,比我自己原来   的水平高很多。

  廖卉:您对孩子的教育采取什么方法?

  张磊:第一,我对学习不是这么看重,多发展运动员精神。运动带来不仅是身体方面的,   还有团队合作、竞争、怎么面对失败;只要玩竞技类运动就会有失败,不可能一直赢。第   二个我希望他们能更多地“接地气”。 因为我们都来自普通的家庭,我们不希望财富对他们   来说是个负担。

  廖卉:我最后问您一个问题。您是人大北美校友联谊总会及纽约金融论坛的发起人之一。  自筹备以来,几周内就汇集了近千位海外校友,汇集了各大国际一流金融机构,学术机  构, 及其他行业的精英,涵盖了人大70级到10级的各个院系的毕业生。感谢您与其他发起  人为大家提供了这个互相交流,学习,与支持的平台。联谊会在11月26日正式成立了,也  成功举办了第一期论坛。您对联谊会和论坛的展望是什么?

  张磊:我希望能真正搭建成一个互相提高的、互相帮助的平台,让校友建立更深入的“联   接”。虽然广度很重要,但是能不能够持续,要看能不能帮助大家建立更深入的联系,把大   家的人脉、经历都串起来,使校友能够有更多自我提升习的机会,使他们在事业上有更多   的进步。我希望联谊会和论坛能够在这上面给校友提供更多的帮助。应该说组织者们已经   做了很多很好的工作,已经远远超过了我的预期。我觉得还有空间能把更多的人团结进   来,给大家提供一个平台,获得更大的提升。

【编者按】 随着中国人民大学北美校友会发起成立,一大批活跃在北美地区的杰出校友纷纷“浮出水面”。他们或在市场上叱咤风云,或在商界里长袖善舞,或在学界中颇有建树。他们每个人的事业成就和人生阅历,无不是后来者们景仰和学习的绝佳教材。若将这些无形的财富挖掘出来, 不啻为校友会全体校友乃至所有读者们奉上的饕餮大餐,必将激励和鼓舞长江后浪奋勇向前!


有鉴于此,经过校友会理事会和秘书处集体讨论决定,并与美国马里兰大学史密斯商学院廖卉教授(中国人民大学1993级国际经济学校友)协商,委托廖卉校友启动“校友卉谈”专访行动。目标是在人大北美千千万万校友中,选择具有代表性的校友进行一对一访 谈,整理成原汁原味的访谈实录,发表于北美校友会旗下平台,以飨读者。并由此形成“人大北美校友名人榜”,彰显人大人在北美的巨大实力。


【声明】

中国人民大学北美校友会旗下平台所刊登的“校友卉谈”系列均为廖卉教授访谈的原创。任何个人、组织和机构,不得将其用于任何商业用途。欢迎转发与引用;任何转发、摘要或引用须注明出处为“中国人民大学北美校友会校友卉谈专栏–廖卉”。本专栏保留对侵权行为采取法律行动的权利。


注:廖卉教授衷心感谢“校友卉谈”团队成员冯国亮、戴晴、谢璁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