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卉谈 – 访谈李山泉 (上)

廖卉 博士
马里兰大学史密斯商学院 
领导力与管理之院长席教授

时间:2014年11月18日  发布:中国人民大学北美校友会

注:廖卉教授衷心感谢校友卉谈团队众伙伴的支持,他们是:吴亚锋、费韶臻、关薇、谢璁。

李山泉简介 (部分摘自http://news.xinhuanet.com/overseas/2005-03/09/content_2672752.html)

李山泉出生于河北省,1978年考入中国人民大学国民经济计划专业学习,1982年毕业后到国务院经济研究中心(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从事国民经济综合问题的研究。 

1986年6月,李山泉受美国驻中国大使洛德邀请,参加美国政府汉弗莱交流计划,对美国进行为期一年的访问。1987年9月,他重返美攻读学位。1989年6月,获布兰德斯大学国际金融硕士学位。同年,到波士顿大学攻读博士学位。 

李山泉就学期间被阿凯典投资管理公司雇用,开始了投资管理的研究和实践。1991年3月到纽约华尔街,被著名的老牌华尔街投资银行、布朗兄弟公司聘任,在投资战略部任高级分析师,从事投资战略的分析研究。他创立的“动态投资分析法”,创造了高回报,引起了美国主流社会的重视。1995年11月他应聘到奥本海默(Oppenheimer Funds)基金公司,任副总裁、基金经理,负责该公司环球股票投资的管理工作。李山泉还当选为中国旅美金融协会首任主席,人称“新一代华尔街战略家”。他经常接受海内外媒体的采访,经常在电视台和报纸发表有关金融问题的评论。 

奥本海默基金是一家开放型基金。开放型基金的经营压力要比国内封闭型基金大得多。李山泉1995加盟该公司的环球投资部,他先后管过几个不同的基金。管理时间最长的当属黄金、贵重金属和稀有材料基金。从1996年接手这个当时仅有$1亿规模的基金,峰值的时候成为超过$50亿美元的基金。他的业绩赢得业内外人士的好评。美国共同基金评级机构LIPPER连续两年授予5年平均业绩第一的荣誉。

李山泉曾创立动态投资分析法,一直使用到今。1998年他还获得了以奥本海默公司前董事长名字命名的杰出贡献奖,而在奥本海默公司数千名员工,能够获得这个奖的往往只有二三个人而已。正如在一家刊物上一篇题为《从长城到华尔街》的文章所说:在美国同行的眼里,李山泉已是当今世界金融界的杰出人才。
Picture

【对话一】

值此中国人民大学校友北美联谊总会及纽约金融论坛成立之际,作为论坛的特约评论员,我有幸访谈了联谊总会及论坛的发起人之一和首任会长 -- 人大78级的大师兄李山泉。李山泉现任美国奥本海默基金公司董事总经理,高级基金经理,负责该公司黄金、贵重金属和稀有材料股票的全球投资管理,总规模峰值时超过$50亿美元。李山泉与我分享了他的人生故事,在华尔街打拼遇到过的挑战,所钦佩的人的品质,对团队成员的要求,对模式创新、货币财政政策及中国经济的独特视角,人生下一阶段的愿望,以及对有志于在金融行业发展的校友的建议。


廖卉:您从人大到中南海到华尔街,从学俄语到转英语,从研究国民计划经济到创立动态投资分析法到管理几十亿基金,有着非常不寻常的经历。感觉人生似乎难以规划,充满意想不到的转折;但似乎又是水到渠成,前一阶段的积累都为下一阶段的发展做好了准备。您觉得呢? 


李山泉我的经历比较特殊,我从90年到华尔街工作,那时候华尔街华人很少,老华侨多在唐人街,从未想过去华尔街工作。国内资本市场还没发展起来,大多数人对资本市场、股票没有概念。而我正好有这个机会出国学习,我认为我的成就是时代的产物。
回想当初来美国也是因缘巧合。我是参加一个项目,叫Humphrey Fellowship Program,如果你仔细查这个项目现在还有。这个项目是当时美国副总统Hubert Humphrey为了缓解改善和第三世界国家的关系而成立的,后来以他命名,专门邀请发展中国家的潜在领袖来美国交流,归联合国的国际教育机构管,为期一年。我们建国以后第一批赴美学员,一共选3个人,由大使馆负责,把名额给单位。美国当时的大使是霍德大使,他把这个项目给了三家,外交部一个名额,国家科委一个,还有我当时工作的国务院经济研究中心一个。这个项目要求必须考托福,那时是80年代中期,哪有几个英文好的,我们单位三个人报,我还算考地好的,结果就把我给录取了。所以我的邀请是直接来自美国大使霍德,邀请我参加Humphrey Fellowship Program。
来美国之前,我请教当时我的上司吴敬琏,学什么好呢?他说学发展经济学,我就去了波士顿大学读发展经济学。学了一年,感觉比较空洞,发现自己更感兴趣国际金融,我就自己考了一个国际金融的项目,这样我就从体制内人员完全变成学生了。
所以我经常说,是特殊的时代赋予了我独特的经历。每人头顶一片天,无需和他人比。我鼓励年轻人就按照现有的条件去努力,在现实环境中把个人价值最大化。

廖卉:您在华尔街打拼这么多年,最深刻的体会是什么?


李山泉:国内文学可能把华尔街神秘化了,实际上华尔街就是一个服务行业。既然是服务行业,就要想办法做好服务,不管什么岗位。这个行业要求自身实力,竞争太激烈了。实力没有别的好招,实力就是努力,比别人看的多,比别人学的多,比别人关注的多,抓紧一切时间。人和人聪明程度差不了多少,差的就是自己是否努力,是否把时间利用好。在我看来中国人都很聪明,只要是科学的把握时间,在自己喜欢的这块总能做出成绩。
保持不断学习充实自己,当然前提是一定要对这件事有兴趣呀,要是没兴趣最好不要做。如果喜欢,就会沿着这个方向总想探索,想发现好的方法去应对复杂的现象,就很专注。所以我觉得西方说的“focus”很重要,“focus is power”, 经历分散开就很难在某一领域精通。我认为作为华人学生来说,最关键的就是集中精力,不能总左右张望,或者瞻前顾后。不要急功近利,刚开始就想着结果。想做事儿当然是好的,但更要学会坚持,培养自己的韧性,否则成功的可能性就小得多。就像任何一个诺贝尔得主,都是在一个领域里研究了几十年。不要光羡慕表面上的风光,要看到他下的功夫。所以一个人不管做什么,你坐得住才行。遇到困难要考虑怎样overcome troubles and problems。要有越挫越勇的精神,同时也要灵活应对取舍,这本身需要一定的智慧和的韧性。做什么事情韧性都很重要,如果不能坚持,成功的可能性就小得多。

廖卉:您所面临过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您是怎么克服它的?


李山泉:我们这行业压力很大,永远是在压力条件下工作,市场趋势不断变化,需要我们不断抉择,来争取好的业绩。对华人来讲,在美国市场上跟老美竞争,我觉得最大的挑战还是语言。英文如果只满足于基本交流不难,但是想讲的有趣就很难。而金融行业要求你要讲的没有什么口音,而且要谈笑风生。我作为基金经理,需要推介我管理的基金,接触的人三教九流,并不都是学者或业内人士。我记得我接过一个广播脱口秀的采访,是关于我管理的基金行业的,问题听着很简单,感觉也很好回答。可实际录制时发现很难配合。主持人说话腔调都不一样,在广播里跟我调侃起来,不断找话茬制造幽默,我再懂行也很难从容应对。这些事情我认为对我们这代人来讲还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后边的年轻人这方面能力比我们强多了。

廖卉:您意识到口语沟通,人际交流的重要性,您是怎么在自己的日常工作生活中间去有意识的提高的呢?


李山泉:语言的改变讲心里话没那么简单,一定要有长期作战的思想准备。我曾经请了一个专门教演员口音的老师帮我,但练了一下才发现这需要长期的精力和时间投入,自己差距太大了,所以还是把主要精力放在成绩和业绩上,英语方面平时多读多练,做到把该讲的问题说出来讲清楚这就够了。幽默感这方面对我来说没有什么特别值得镌刻的。中国人毕竟来自不同的文化,在这方面取胜很难,还是业绩说话。
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内容还是很重要的,你说话的内容,说话的态度,可能有些口音,可能没那么幽默,但他看你是真诚的,逻辑非常清晰非常有内容,实际上就可以弥补很多形式上的不足。


廖卉:您所做的最值得您骄傲的项目或操作是什么?


李山泉:
我可以说骄傲的应该是我的业绩,在外国人之中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举个简单的例子,一个基金在我手上的时候大概也就是一亿多美元吧,我最高的峰值达到了五十多亿美元。美国有个基金评鉴机构LIPPER,我曾几次获得10年、5年、3年最好同类基金的奖,这在我获得的奖项里是比较有分量的。基金经理一般都是美国人很少有中国人,我虽然英语没法比,但是业绩不错,这是很多同行比较震惊的。我现在管理的基金也是同类中规模比较大的,很多企业家也会咨询我对行业的看法,算是对我的一种认可。


廖卉:您最敬佩的是谁?这些人身上有哪些闪光点最令您仰慕呢?


李山泉:
我敬佩的人太多了,很难评最。而且不同阶段都有不同敬佩的人。像我上中学的时候,我敬佩好几个老师,物理老师,中文老师,数学老师。那时候中学老师待遇也不太好,他们的敬业和认真本身就不容易。所以不管做什么,做一行要爱一行,还要精一行。要把事情做好。你像他们讲课,他们讲好也不容易。你能感受到那时候的老师挣不了多少钱,人家就是严格地备课,然后教学生,还是有很多闪光的地方。所以这些老师都是让我佩服的。我的老师教学生很负责,尤其注重教学生基本的做人的理念。我的物理老师说的一句话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人哪,露脸和现眼紧挨着”,非常风趣,告诉我们做人要谦和低调,如果总想露脸,不然会现眼。
讲心里话,我是不愿意露脸的。最早90年代初的时候成立的中国北美金融协会,我也是被推选为第一任会长。中国人有个传统,很讲究按资排辈。咱们搞这个金融论坛,年轻人还是应该是主力。在工作当中,每个阶段也都有我最敬佩的人。如没来美国之前,在国务院发展中心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也敬佩很多人。有写文章,有研究问题,积累很好的,还有一个很有领导才能。我并不是一种崇拜,什么人我都不信,每个人我也看到他的长处,也看到他的短处。所以我佩服很多人,也不是把这事集中在一个人身上。


廖卉:一个人的品质,除了您刚才说的这种敬业精神,干一行精一行的这种精神,还有什么是吸引您的?


李山泉
一个人的兴趣爱好要广泛,这样才会不断地进步,因为我们处在变革的时代。我有时候喜欢跟年轻人打交道,学校组织的活动我应该愿意参加的,很多大学都邀请我去讲话,我尽量挤时间去,到国内也是这样,川大、南开、农大,包括咱们母校人大,还有清华,我差不多都去讲过。愿意和年轻人去接触,因为发现年轻人有很多想法,可能代表未来,愿意接受新事物。

廖卉:这实际上是一方面要在专业上有专注,另一方面又要有接受新事物的开放性。下一个问题我想问您,您的团队欢迎什么样的人?


李山泉:
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我雇一个分析师,花了一年多。想要什么样的人呢?想要一个本科学理工方面的,地质或者矿业,学采矿工程,或者学化学,希望研究生读的是MBA什么的,我一般喜欢要这种。那种简单的MBA对我来说兴趣不大。当一个基金经理,你要和实物打交道,你要对行业有了解。学一个行业不容易,如果说要收购医疗方面的企业,最好这个人要懂医疗。对不对?否则光懂简单的金融,学医疗会花很久时间。
如果从国外的情况来看,除了讲学业上的专业性以外,其实有很多共性。好学这是毫无疑问的。因为,老师学校教你的太少了吧。对吧。学校教你的是思维的方法,真正实际运用、掌握它都是工作以后才学的。所以要求一个人善于学习,这恐怕是第一件事。
第二件事,做基金经理,我觉得一个人要善于坚持自己观点,这个是最重要的。人云亦云,这在我们行业中是最忌讳的。我给你举个简单的例子。如果你做股票,可能有十个分析师,五个让你买,一个不让你买,你夹在中间,你说你要怎么做。现在市场比较乱,大家都说买股票,或者卖股票,你跟在别人后面跑,那你还怎么赢啊。你要有独到的见解,这个是特别重要的。这个特点,表面说起来容易,但培养起来很难。
我不太害怕别人跟我争论,只要讲出自己的道理来,讲出你的观点,这种收益是更大的。所以我一般鼓励他们争论问题,讨论问题。

廖卉:培养独立思考的能力和敢于表达自己的观点,这个实际上是咱们中国传统教育有些缺乏的地方。


李山泉:
对。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级别比你高,就得听我的,那就麻烦了。同事之间,哪怕是领导被领导的关系,只要你是一心为了工作,就要鼓励嘛,这种鼓励是把事情做好,而不是把事情搞糟。对吧。所以说呢,培养独立的思考和独立的人格,这个恐怕是我比较固执的地方,我们有些行业要求就是要比较固执。我们是比较要求这一套的,因为我们这个活每天都要决策。你不能光看领导眼色,不能听别人怎么说,那就没主意了
如到我这家公司来必须通过一个Caliper Talent 的测试,现在招分析师或者基金经理,通常用这个东西。这个里面有很多很奇怪的东西。有个问题,说你忙得很,这时候电话响了,与此同时你的秘书在敲门,你是先接电话,还是见你的秘书,还是集中精力干好你的活等等。这个是在看你的个性。这个题没有绝对的对错,只是把你的类别分出来。

廖卉:对于公司、团队、或自己的职业发展,您的愿景是什么?


李山泉:没什么愿景,该退休了哈哈。
一个愿望是培养新人。搞了这么多年,想培养年轻人,把年轻人带一带,尤其是对中国来说。我跟国内的交流很多,国内公司的老总来我们公司聊一聊,或者我回去拜访他们,最大的体会就是中国的基金行业或者叫投资理财行业,还是比较年轻的行业,但是潜力巨大。国内还是比较缺人才。我希望能够把经验传授给国内的人,跟国内的同行多交流,将来去大学讲讲课,把经验、知识适当传播一下。

廖卉:我觉得这个愿望非常好。跟国内搞基金的朋友聊的时候,他们也觉得国内这方面的经验还不足。如果有像您这样的前辈传播经验、带动他们,会非常有帮助。


李山泉:我在美国等于是操作了一辈子。这个基金我已经操作了20年了。20年的经验,有很多不是课本上能学得到的。跟大家交流交流讲一讲,还是有好处的。至少提供一个视角去看问题

【编者按】 随着中国人民大学北美校友会的发起成立,一大批活跃在北美地区的杰出校友纷纷“浮出水面”。他们或在市场上叱咤风云,或在商界里长袖善舞,或在学界中颇有建树。他们每个人的事业成就和人生阅历,无不是后来者们景仰和学习的绝佳教材。若将这些无形的财富挖掘出来, 不啻为校友纽约金融论坛和校友北美联谊总会为全体校友乃至所有读者们奉上的饕餮大餐,必将激励和鼓舞长江后浪奋勇向前!

有鉴于此,经过校友会理事会和秘书处集体讨论决定,并与美国马里兰大学史密斯商学院廖卉教授(中国人民大学1993级国际经济学校友)协商,委托廖卉校友启动“校友卉谈”专访行动。目标是在人大北美千千万万校友中,选择具有代表性的校友进行一对一访 谈,整理成原汁原味的访谈实录,发表于北美校友会旗下平台,以飨读者。并由此形成“人大北美校友名人榜”,彰显人大人在北美的巨大实力。

【声明】
中国人民大学北美校友旗下平台刊登的“校友卉谈”系列均为廖卉教授访谈的原创。任何个人、组织和机构,不得将其用于任何商业用途。欢迎转发与引用;任何转发、摘要或引用须注明出处为“中国人民大学北美校友会校友卉谈专栏–廖卉”。本专栏保留对侵权行为采取法律行动的权利。